南昌近视飞秒激光手术,南昌那个眼科医院比较好,南昌近视飞秒激光多少钱

南昌近视飞秒激光手术,

  

  2011年3月14日拍摄的卫星照片显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反应堆爆炸后冒着浓烟。(新华/法新)

  新华网北京3月16日电(记者华义)背井离乡来到日本,却被骗到福岛清理核污染……这是部分在日本申请避难的难民所遭遇的骗局,他们被一些日本网友称为外籍“核电站奴隶”。

  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距今已有6年,当地重整任务仍然艰巨。“除染”人手不足、政府监管缺失的情况下,一些日本企业打起了难民的“歪主意”。

  【危险下的诱骗】

  记者2月下旬刚去福岛进行了实地探访,惊心景象仍历历在目。通往核电站的国道边随处可见破旧不堪的废弃建筑,无人看管的田地里野草疯长似草原。

  站在核电站机组西侧海拔35米的高台上俯瞰机组时,辐射检测仪的最高值竟超过每小时150微希沃特,是东京日常水平的3000多倍,仪器震得记者手发麻!

  在核辐射区域清除核污染的工作是个长期工程,主要任务是清理受到核辐射污染的地表土等污染物,这被称为“除染”作业。

  危机中,却出现了恶劣骗局——“来福岛除染可以延长签证”。诱骗之下,一些不明就里的难民被“骗”到福岛从事着很多日本人自己都不愿意做的“除染”工作。

  

  难民申请。(图片来源:《中日新闻》网站)

  孟加拉国难民侯赛因·莫尼和侯赛因·德罗阿莱就是这样来到福岛县饭馆村。据日本《中日新闻》报道,日本的一位孟加拉国老乡将二人介绍给一位自称来自人才派遣公司的男性。这名日本男性对两人说,“除染是为国工作,因此可以延长签证”,莫尼和德罗阿莱信以为真。

  对寻求政治避难的在日外国人来说,他们的难民身份获批前,每次只能获得为期半年的签证。他们对于能否获准留在日本惴惴不安,因此愿意抓住“每一根稻草”。

  然而,当他们干完活后去仙台入国管理局办理“在留手续”,并对工作人员说“我们干了除染工作”后,工作人员却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什么呢?不明白。”这时他们才发觉被骗。

  再找那家雇用他们的名古屋建筑公司时,他们发现公司早已改了名字,位于福岛的事务所也已人去楼空。

  【外国人的身影】

  

  福岛县南相马市,核污染物堆积场。(新华/美联)

  据莫尼和德罗阿莱回忆,2015年1月至3月前往福岛进行“除染”工作时,现场约20人的工作队伍中,约半数人都是外国人,他们都被怀疑是在申请难民资格,包括印度人、斯里兰卡人、孟加拉国人等。

  尽管两人2013年来日本之后努力学习日语,前往福岛前也接受了一些有关辐射的知识讲解,但对当地辐射情况依然懵懵懂懂。他们每天在福岛县饭馆村的工作就是带着口罩和手套、从早到晚用铁锹清理污染土等。

  尽管作业人员所受辐射量一直受到监测,不过“随身携带的辐射检测仪一直响个不停,让人害怕”。

  “要是日本人不干,也只能外国人干了,”在福岛建设核污水贮藏罐的日裔巴西人石川刚霍尼(音译)对日本《每日新闻》说。

  出生于巴西的石川是另外一支外国人队伍中的“包工头”。他反映称,政府要求工人接受防辐射教育的程序形同虚设:大多数外国工人并不懂日语,东京电力公司发放的防辐射手册都是日语或英语,很难读懂,现场也没有翻译。

  记者前往福岛采访时曾看到,核电站周边一二十公里到处散放着装有污染土的黑色袋子,当时却没想到这份工作竟然还有外国难民的“苦劳”……

  日本《每日新闻》也发表评论感叹称,这些外国劳动者推动着核事故处理进程,某种意义和程度上“拯救了上级承包商和东京电力公司”。

  【骗局后的真相】

  

  福岛工作招聘广告:月收入31.5万日元。广告上特意标注“低辐射,可长期工作”。(图片来源:互联网)

  长期以来,日本社会都存在着为人诟病的痼疾:低薪“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主要由在日外国人从事。

  日本时事社曾评论称,由于日本劳动力短缺,对外国“廉价劳动力”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利用外国人不熟悉日本劳动法的弱点“恶性雇用”已成为普遍状态。

  日本媒体由此分析认为,在“除染”工作严重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诱骗”情况可能普遍存在。

  骗局曝光后,日本法务省入境管理局难民认定室称之为“性质恶劣”,并表示近期将开展调查。

  日本网友的反应则激烈得多,他们认为无论如何,“除染”工作都不能成为接受外国难民的交换条件。一些人甚至将这些难民称为外国人“核电站奴隶”,并预测“今后人数可能还会增多”。

  

  探测机器人传回的影像: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内部散落着熔化物质。(新华/美联)

  大学老师能川元一在社交网站“推特”上留言称:“这是一条能让人知道核电站是建立在歧视之上的新闻。”网友Y·小岛留言称:“地震、核电站、贫困……总有人为了钱去欺骗、伤害和践踏别人。从拼上性命逃离迫害的难民手里骗钱买的酒,就那么好喝么?”网友“hootoo号”则感叹:“我居住的国家,已经堕落至此。”

  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杨丹志认为,“诱骗”行为虽然并非日本的国家行为,但无良企业的卑劣做法已严重危及外国工人的身心健康,日本政府应加强对此类行为的管理和对责任人的处罚。

  “另一方面,试图留在日本的外国民众也应加强鉴别能力和自我保护意识,要充分认识日本社会的复杂性,”他说。

  在日本东京都会电视台工作的一名媒体朋友则对记者说:“这种骗局是日本的耻辱。”(新华社客户端报道)

来源: 中山新闻网
作者: 中山在线
发布时间:2017-11-25 09:34:42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中山在线 - 中山在线广告服务 - 中山新闻网免责申明 - 中山在线网站地图 - 联系中山在线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中山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8-2018 www.zsxwzx.com/.